委員動態

屠海鳴常委:暴亂無關管治 暴徒不代表港青

2016-02-26

 

暴亂與管治無關 暴徒不代表港青

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、上海市政協常委  屠海鳴

 

 

       旺角暴亂髮生後,香港社會都在反思,反思暴亂為何會發生,反思問題的根源何在,反思香港的核心價值是否還存在。然而,在反思的過程中卻容易出現兩種錯誤傾向。一種是反思方向的偏差,將旺角暴亂歸咎於政府管治、歸責于特首施政、歸罪於警方執法;另一種是擴大化傾向,將極少數的暴徒説成是整體香港青年的問題。這兩個觀點顯然與事實嚴重不符,旺角暴亂是一場有組織有策劃的暴力行為,背後是赤裸裸的政治操弄,與管治無關;而暴徒極端激進視法治如無物,與絕大多數香港青年有本質的區別。若不弄清這些根本問題,就不可能正確看待事件的本質,反思也就毫無意義。


       在一場重大社會事件發生後,對事件的前因後果作出梳理、總結與反思,是一個社會健康發展的必要之舉。更何況旺角暴亂的嚴重程度、對香港的惡劣影響、對整個城市安寧有序的破壞,已經動搖香港繁榮穩定的根基。極端分離勢力千方百計推卸責任美化暴亂,反對派政治人物則出於自身利益和選舉需要而刻意誤導視聽,在當下眾多似是而非的所謂“反思”中,市民有必要作出理性判斷,勿墮入兩種錯誤傾向。


       第一,反思偏差。暴亂是有預謀的政治暴力行動,與管治無本質關係。


       旺角暴亂髮生後,有市民在未能及時掌握情況下,便基於對“弱者”的同情而指摘特區政府;而反對派輿論更是第一時間將矛頭直接對準特區政府與特首,將暴亂及所有責任説成是“管治失敗”、“制度失敗”所造成。這種反對派口中所謂的“反思”不僅與事實相去甚遠,更是倒果為因、本末倒置,甚至黑白顛倒。特區政府縱有不足之處,有可進一步改善的地方,但只要不帶政治偏見就應當承認,本屆政府以及行政長官梁振英本人克盡己任、全力以赴做好工作,成績有目共睹,不容否認。

 

 

反對派鼓吹暴力抗爭


       事實上,發生如此惡劣的嚴重的暴亂,其根本原因並不在于管治,而在於兩點。第一是反對派近年鼓動非法抗爭、鼓吹暴力對抗的惡劣影響。公眾可以看到,從早前的“佔中”到針對內地遊客的暴力事件,從港大校委會事件到暴力衝擊立法會,反對派不斷鼓吹所謂的抗爭“範式改變”,煽動青年以極端手段去表達政治主張。有些青年甚至還沒有搞清政治主張,就走上街頭。正是這種不斷的“洗腦”式宣傳,給一些年輕人灌輸錯誤的思想,以為和平理性不足取、暴力對抗才見效,最終演變成旺角暴亂事件的發生。


       至於第二點,則是特區法院未能對違法行為作出符合案情嚴重性的判罰,縱容違法行為升級。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,社會本來不應該干預司法機關的判斷,然而一個不爭的事實卻是,從2013年激進組織闖解放軍軍營,到79天的違法“佔中”事件,絕大多數違法行為都獲輕判。有媒體統計“佔中”只有不到兩成的案件成功入罪,即便成罪亦是極輕的懲罰。例如,2014年激進分子衝擊立法會大樓,打破玻璃、撬毀大門、擊傷保安員,多名被告卻只輕判80到150小時的社會服務令。而此判決恰好是在旺角暴亂髮生、暴徒陸續被帶上法庭之時宣判的。當法庭無法作出具阻嚇作用的判罰,一個客觀結果便是向極端分離勢力發出錯誤的資訊,令違法者無所畏懼,間接和直接助長違法者氣焰。


       第二,擴大化問題。暴徒只是極少數,絕不代表整體香港青年。

 


暴力行為非青年問題


       到底旺角暴亂有多少人參與?極端激進的年輕人有多少?上週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在立法會指出,當晚高峰時約有七百名暴徒參與暴亂。七百人的數目不可謂不多,而暴亂期間發生的極端行為不可謂不憷目驚心,暴亂造成的惡劣影響也不可謂不嚴重。然而,市民可以譴責暴徒、可以譴責背後的主使者,卻不能將問題無限擴大化,將一小撮人的違法暴力行為看成是整體香港青年的問題。


       不可否認,青年有反叛、有衝動、有挑戰權威的特質。但這種特質絕非香港所有。環顧世界各地,總能看到示威行動中的青年人身影。從大環境看,這是各國的整體趨勢;從小環境看,香港社會自身的發展問題,例如向上流動困難、樓價貴、失落感上升等等,也容易令青年人對管治當局產生不滿。但這種情況從來都存在,迴歸前有、迴歸後也有,一點也不奇怪。然而,青年對政府不滿,不代表他們認同或主張以極端暴力行動去實現自己的政治主張;青年對施政措施有意見,不説明他們只有街頭抗爭一條路。絕大多數香港青年,性質沒有變、優秀的品質沒有變、傳承的文化也沒有變。仍然是香港社會的正能量,是香港繁榮穩定的棟樑,是推動香港向前發展的支柱。這與旺角暴亂當晚七百名失去理性、冷血極端、肆意踐踏法治的暴徒,有?本質區別。


       因此,一小撮的極端旺角暴徒,根本無法反映真正的香港青年現狀;充其量,只能説明香港青年中有那麼一群敗類與害群之馬,這些人不應被解讀為香港青年一代的想法主張,或者説香港年輕人的觀念已發生根本性改變。


       勿墮反思偏差、勿擴大化問題,只有冷靜客觀地分析,才能認清旺角暴亂事件的本質。然而令人遺憾的是,反對派未能真正面對現實、面對由自己一手釀成的錯誤,反而出於推卸責任、混淆視聽、搞亂社會的目的,不斷炮製錯誤言論。更有甚者,為求新界東補選的眼前利益,不惜顛倒是非,繼續替旺角暴徒尋找開脱的理由。這種與民意嚴重悖離、與法治完全對立的做法,必定會令反對派在將來承受更大的民意懲罰。

 

 

(2月26日大公報版面)